每日商报 2013-11-18 我要投稿>
羽绒服实体店不敢涨

  本以为“羽绒服必涨无疑”的品牌商,在冬季来临的时候,面临着相当尴尬的境地。
  
  早在今年5月份,禽流感突然来袭,使得羽绒原料减少、成本上涨,不少人预言今年冬季羽绒服价格将上涨。不过,眼下购置冬装的时节到了,从杭州各大商场来看,上架的羽绒服却一直“按兵不动”。今年冬天的羽绒制品价格到底是否发生变化,销售情况又是如何,此前担忧的禽流感“后遗症”是否果真出现了?
  
  充绒价格涨三成,羽绒衣价格“按兵不动”
  
  本周一降温,人们纷纷把家里的羽绒被拿去商场充绒,或者索性买新的羽绒被、羽绒衣,然而忙着充绒的和挑着新衣的客人却有着不同的体验。
  
  “充绒的价格明显比去年贵了,去年我过来是700多块,今年要800多块了。”家住米市巷的陈阿姨,上周末跑到商场想要给羽绒被充绒,就发现价格比去年高出不少。记者从解百和百大两家商场了解到,今年羽绒充绒的价格的确贵了一些,“涨幅在10%到40%之间,一般都有三成左右涨幅。”解百商场工作人员说。
  
  充绒价格上涨,正是由于今年5月份的那场禽流感。禽流感爆发使得白鸭毛、灰鸭毛的数量骤减,不少羽绒生产商的采购成本增加了50%,导致了羽绒进入零售终端的价格走高。
  
  充绒,是最能“赤裸”表现羽绒价格变动的一个窗口,但是,反观各大专柜新上的羽绒衣,价格却仍是“按兵不动”。
  
  从杭州几家商场来看,不少专柜都已上新羽绒衣,价格则根据款式和厚薄程度,在700元到3000元之间浮动。“这个价格跟去年相比没有大的差别,羽绒原料的确涨价了,但品牌方在订货时都默契地把价格压下来了。”解百商场的郭经理说。从羽绒服品牌来看,波司登专柜的导购也说,今年的价格和去年差不多,没有涨价,波司登对价格的控制,也影响着羽绒服行业其他品牌的定价策略。
  
  部分品牌悄悄调低冬装价格
  
  羽绒服的价格并未出现明显变化,那么其他如大衣、外套、毛衣等冬装,价格又有怎样的变化呢?
  
  记者走访了在杭州颇有名气的服装集合店i.t,冬装已早早地上新,店内正在进行满就减的促销活动,一些厚款毛衣的价格基本都在千元以下,薄款毛衣有的甚至折后价200元都不到。“我感觉今年便宜了不少,以前这家店的冬装都要咬咬牙买,还得等那一次大减价,现在做些活动后的价格比原先便宜不少。”常逛i.t的郑小姐说。
  
  有知情人士表示,i.t今年冬装价格集体下调了10%,为的是向香港地区靠拢,尽管这一降价幅度未能得到i.t方面的回应,但店内工作人员表示:“今年的折扣活动比去年频繁很多,价格也比较有优势。”
  
  从百货店女装楼层的专柜来看,今年冬装的价格并未出现很大的变化,由于上新时间普遍比去年提前,今年不少冬装已经打过折扣,或者参加过“满就送”的活动。在羽绒服方面,今年各大时装品牌仍以轻薄款羽绒服作为主推产品,尽管价格没怎么变动,但也有不少客人发现,羽绒服“越做越轻薄”了,虽然品牌们宣称“更轻薄却更保暖”,但在原材料上涨的压力之下,这种定价策略多少让人有些疑惑。
  
  电商冲击,实体店想涨却不敢涨
  
  今年,不少羽绒服实体店都把上新时间提早到夏末,演变出“大热天卖羽绒服”的情景,不少品牌甚至一上新就开始做新品促销。
  
  “品牌们都想抢头口水喝,但禽流感的影响,让不少商家手中囤货的出手时机变得更难把握,放货时机不一样,会直接影响销售。”解百的郭经理表示。于是,今年羽绒服普遍较早地出现在市面上。
  
  其实,对于这种“反常”的出现,还有一种压力是比原材料上涨更令品牌商头痛的,那就是网购的影响。
  
  目前,波司登、雪中飞、鹿牌等知名羽绒服品牌都在天猫设有官方旗舰店,虽然里面的货品与商场专柜的重叠率很低,都是过季款或专供网络渠道的款式,但价格却明摆在那里,折扣基本降到了5折以下。从购物网站提供的数据来看,“羽绒服”在“双十一”前就已经有了几倍增长。
  
  一位做了多年羽绒服生意的供应商说,现在百货店里的羽绒服品牌,都是经过激烈洗牌幸存下来的,但目前也只能靠打折促销拉动销售,实体店的购买力在不断萎缩,这与网购方式的兴起当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未来,网络渠道依旧会是品牌的“下水道”,而实体店如何发挥线下优势,谁都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所以,眼下就面临着一个多年来最“难熬”的冬天。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