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2015-01-12 我要投稿>
中国快递的五毛时代

2014年中国快递行业创造了显赫的业绩,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11月全国快递业累计完成123.2亿件快递,同比增长51.8%,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820.7亿,同比增长41.6%,而就在2013年的时候,中国快递的业务总量只有92亿件,收入为1442亿元。从这些冰冷的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快递仅用了一年就实现了“大跃进”,成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快递大国。上百亿的业务量非常伟大,头号快递王国的称号也很拉风,但实现它的过程并不轰轰烈烈,甚至充满了枯燥、心酸和惊悚。如果说工作量大,尚可以用吃苦、耐劳来克服,更让人担忧的是不健康的竞争模式:大量的无序竞争让中国快递业濒临崩溃,恰逢此时,洋快递又优雅地入侵,给本就无序的快递业再添一丝混乱。

  总之,2015年,中国快递或进入五毛时代,又或者连5毛都赚不到了。

  崩溃边缘,中国快递进入五毛时代

  或许是沾了电商和马云的光儿,中国快递业于2014年多次登上门户网站的头条,比汪峰牛,单日最高送货量达到100000000件,成为业界广为流传的佳话,而快递哥也一改平庸形象,变身高校女生最期待的暖男,传说中他们能月入过万,羡煞了白领和公务员们。但业内人士对此却不以为然,或者说无心去炫耀,因为只有身处其中才知道快递业只是表面风光。如前文所述,中国快递在2014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过程却充满了枯燥和心酸。

  笔者有一位做快递的朋友,他常常抱怨在双十一高峰期疲于奔命,由于业务量激增,加之,电商大佬惯坏了消费者,很多人都要求24小时到货,这位朋友实在想不通,诸如衣服、鞋子类的商品有什么必要24小时到货?但正是这种“过度要求”让整个快递业陷入了癫狂的节奏中。为了满足要求,他们需要扩大仓库场地、增加分拣设施等等,这些都拉高了快递业的日常运营成本。最难处理的还是人力问题,业务高峰期,快递摊主需要雇佣更多的临时工,他们在技能和服务意识方面都显得比较业余,潜在的风险非常大,更大的麻烦则来自于快递哥无法控制的贪欲。众所周知,快递业采用计件支付工资,送的越多,收入也越高,这在一定程度上会给快递哥带来幻觉,他们主动压缩休息时间,像上了发条一样机械苦干,但却常常因身体过于疲惫,导致送货量仍不尽如人意。在送货高峰期,快递哥每天都上演生死时速,他们恨不得成为哪吒,脚踩风火轮地穿梭于城市之间,嘴里还念念有词,哇呀呀呀呀…好像一停下来手里的快递就会变成手雷爆炸一样。从快递哥的人生经历看,月入万元真不是什么好事儿,交通意外尚不是终极伤害,途中猝死才最值得深思。

  其实,快递哥的崩溃也只是整个中国快递业的缩影,更大的崩溃则来自于整个行业恐将进入洗牌时期。随着运营成本的上升和无序竞争的加剧,中国快递业的利润已经一降再降,从最初每件一块钱的利润,到现在不到五毛的利润,2015年很多企业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亏损,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本实力,未来三年内,中国快递公司势必会出现大面积的倒闭潮。显然,国内四通一达可能还扛得住,但大量的二三线公司可能会直接关门,更惨的是,其他行业公司倒闭之后还能寻求收购,但中国快递业因模式单一、业务重合,这些将死的企业连“被收购”的机会都没有,是真正意义上的死无葬身之地。

  外狼入侵,倒逼中国成快递强国

  中国快递让人担忧,是因为他们2014年的辉煌依旧是由快递员的两条腿和廉价的电动车来完成的。在业务量最大的时候,快递公司的领导还要费尽心思地歌颂基层员工,让他们保持“吃大苦,耐大劳”的崇高精神,最好能有“为中国快递业奉献终身”的觉悟。商业的运作大都如此,每个人都盼望着摆脱劳动,然后反过来去歌颂劳动人民,从而在相对小强度的劳作下获取高额利润,但谁也不是弱智,大家都需要生存和幸福感。当利润下降、工资逐渐降低,赞美之词渐渐失效之时,歌颂群体和实干群体间就会爆发不可调和的矛盾。笔者那位朋友在双十一或者快递哥中途猝死就是这个矛盾最集中的体现。

  如前文所述,中国快递没有一个健康的发展模式,这种不健康性最集中的体现就是透支人员的体力和无序的恶性竞争,换句话说,谁能率先解决这个两个问题,谁就能存在下去:

  事实上,从整个人类历史来看,由机械取代人工,甚至由畜生取代人工都是一种进步,比如原来由人工拉磨,后来由驴拉磨,再后来人只要按启动键就可以了。快递业自然也要遵守这个规律,笔者认为,哪怕单纯地用骡子送快递也比狠操快递哥要强。当然,现代社会不会再让骡子上路了,更靠谱的手段来源于无人机的配送,这也是中国快递业最该关注的技术方向。事实上,早在去年顺风快递就曾被爆出内测无人机送货的消息,但也仅仅停留在试验阶段,因技术、成本和中国地理环境的复杂度,这个试验没能取得成功,随后也就没了下文。

  相比之下,国际上的快递巨头则要深入地多,美国亚马逊公司正在大力发展无人机送货业务,而且取得了一定的战略性成功,他们的库房里已经有机器人在进行简单的配送工作,不仅能替自然人完成枯燥之工作,还能缩短订单平均处理事件,最大降幅是从1个小时缩短到了13分钟,更关键的是,机器人从来不会暴力分拣,也不会记录用户的信息并把它们倒卖出去。其实,从技术水平来看,现有机器人已经能满足一些快递行业的需求了,毕竟,货物配送或者运输的指令比起工业机器人、组装机器人要更简单一些,但目前造价仍然比较高,亚马逊为了实现自己的战略甚至花费8亿美元专门收购了一家机器人制造公司,短期内回本很难,但长期来看,这笔买卖绝对价值连城。而中国的快递企业最缺的就是这种前瞻性,以及长期发展的战略气魄,这也是为什么三家洋快递获得快递牌照之后,笔者隐约闻到一股“狼来了”的味道儿。

  另外,中国快递之所以容易进入无序竞争,死拼价格,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服务趋于同质化,这和团购、手机、电信服务如出一辙。事实上,同质化竞争一直是中国商家的重要属性,一旦有赚钱的模式被发现,仅仅一秒钟就会涌现成千上万的模仿者。其实,中国快递业2015年势必会开始血雨腥风的洗牌,最容易留下来的就是那些资本雄厚的企业,而一些小型企业要想继续生存就需要比大企业多动脑筋,走差异化服务路线,比如细分的场景快递、走向农村的快递、走向西部的快递等等。此外,本文主角快递哥也有巨大潜力,商家完全可以借助如今快递哥爆红的形象进行明星式包装,想象一下,要是贝克汉姆给女朋友送快递,她会嫌弃其来晚了吗?我想到那个时候,快递哥就是不是马仔了,有可能直接变成马云…当然,这只是一些零打碎敲式的点子,中国需要更系统性的创新,比如城市电子商务系统、大物流系统,同城快递增值服务等等。

  总之,在面对行业洗牌飓风和外狼的入侵时,中国快递不能仅仅满足于五毛时代,怎么也得一块五吧,这不是面子问题,而是肚子问题。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