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浦钢网 2015-12-23 我要投稿>
钢企亏损恶化 电商逆市爆发

山西省是煤炭大省,煤炭国企占主导,担大任,对全省经济发展起着基础性支撑和保障作用,同时承担着经营主体、盈利主体、社会稳定、安全主体等重要功能和责任。省委、省政府加快推进煤炭国企改革,征求各方意见陆续出台了《关于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关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实施意见》等许多深化国企改革的政策措施,把同煤集团、晋能集团作为省属国有企业全面深化改革的试点,切实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攻坚战已经打响。惟有在国企改革上实现新的突破,煤炭这篇大文章才能做好、做精彩。

  国企改革一道险关

  山西省国企改革尽管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但也还存在一些问题。

  第一,在思想意识方面突出表现为“两个混同”,即存在着简单地将国家经济控制力与对国有经济的控制力混同、将对国有经济控制力与对国有企业持股比例混同的模糊认识,导致国有企业在二级及二级以下公司实现了股权多元化,但母公司产权结构单一,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进展缓慢,公司法人治理结构难以有效建立和运行。

  第二,在监管体制方面突出表现为“两个过多过细”,即政府部门审批事项过多过细,国资监管机构对国有企业具体事项管理过多过细,导致国有企业遇事“找省长”,不是“找市场”,也就是“找市场”的主动性和精力受到影响。

  第三,在运营平台方面突出表现为“三个缺乏”,即:

  一是缺乏高效制衡的决策平台,主要问题是政府部门如何实现由事前审批向事中监管、事后追责转变,国资监管机构如何将政府部门惯用的审批方式代之以通过股东会、董事会对权属企业进行管理,缺乏制度和政策安排;

  二是缺乏专业化的运作平台,主要问题是企业内部同类产业整合不够,专业化管理机构、机制和水平不足,企业运营效率不高;放到省级层面来看产业雷同、重复建设、人才不足、相互竞争这个问题更加突出(如煤化工)。专业化分工、社会化合作,则是现代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趋势。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才能提高运营效率和效益。

  三是缺乏多层次、多渠道的资本运营平台,过多依赖银行贷款。各大集团贷款余额均超千亿元,资产负债率均超80%,年财务费用近百亿,成为银行的“打工者”。

  第四,在公平竞争方面突出表现为“两个过重”。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妖魔化”国有企业的错误舆论倾向。仇官、仇富、仇国企,不但在一部分普通群众中流行,一部分所谓自由派学者、改革派人士也过分强调民营企业面临玻璃门等不平等竞争,把国有企业的成就统统归功于垄断和政府补贴,抹杀国有企业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公共产品领域做出的牺牲和贡献。

  国有企业承担着经营主体、盈利主体、安全主体、稳定主体的系列责任,承担的社会稳定责任过重,历史包袱过重,导致国有企业无法及时关停低效无效项目,无法建立真正市场化的用人机制,及时清退富余人员,由于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不存在“两个过重”问题,事实上形成了对国有企业的不公平竞争。

  第五,在企业经营管控方面表现为“虚、散、弱、乱”。

  “虚”主要表现为不良资产大,资产负债率高,偿债能力、盈利能力、发展能力差;

  “散”主要表现为业务体系范围大,成员企业数量庞大(有的多达几百家),管理层级多(五到六级),有些国有企业重组后,内部的整合仅是物理变化,甚至拉郎配,距化学变化即深度融合还有很大差距。

  “弱”主要表现为与国内领先的国有煤炭企业相比,抗风险能力弱、整体盈利能力弱、核心竞争力弱,在当前全国煤、电双过剩背景下,企业抗风险能力弱的隐忧尤为突出;

  “乱”主要表现为企业内部管控架构尚不完善,运行不顺畅,体制机制创新不足,对下属企业的管控能力存在不少问题。尤其是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不彻底,仍具有浓厚的行政色彩和计划经济烙印。

  第六,企业内部治理机制不顺畅。国有企业虽然进行了公司制甚至股份制改革,但法人治理结构不健全,存在着“三不清”的问题:

  第一个“不清”就是同一级法人治理机构权责界限不清晰,特别是董事会与经理层、董事长与总经理权责界限不清,董事会、总经理办公会、党委办公会合并为党政联席会,原因是党委会、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全部由组织部门或国资监管机构任命,董事会选聘经理层的权力没有真正落实;

  第二个“不清”是母公司与子公司、母公司董事会与子公司董事会权责边界不清晰,母公司没有充分尊重子公司经营自主权,对子公司管理过细过深,子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的事项仍然需要到母公司职能部门审批、甚至要由母公司董事会重新审议;

  第三个“不清”是母公司通过子公司法人治理机构进行有效监管的工作机制没有理清,如何将对子公司行政式管理改变为产权式管理、如何派遣产权代表、如何确保产权代表在子公司决策过程中既体现母公司意图又不干涉子公司经营自主权等问题,都缺少清晰的思路和机制保障。

  第七,国有煤企安全风险加剧。主要面临“六大风险”,对安全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战。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