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浦钢网 2015-12-23 我要投稿>
攀钢钒钛“乌龙利好”被证伪 巨亏子公司难甩扭亏渺茫

“攀钢盘子比较大,股价走势平稳,加上钢铁行业整体不景气,所以平时很少会关注到它。”四川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表示。

  不过,近期攀钢钒钛(000629.SZ)开始暴涨之旅,股价从12月15日的2.99/股元连续上涨至22日的4.64元/股,涨幅高达55.18%。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这一暴涨主要源于攀钢集团官方微信号12月15日发布的一篇文章,“攀钢与普能集团、万里通公司研发的千万级钒电池产品已批量生产”。

  不过上述所谓的重大利好被“证伪”。12月20日晚间,攀钢钒钛公告称,“攀钢集团未进行钒电池的生产,没有直接参与普能集团的钒电池研发工作,与万里通公司也没有合作关系。”

  但在上述“乌龙消息”的刺激下,攀钢钒钛竟获得机构和游资的大力追捧,已连续拉出4个涨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别致电攀钢集团微信公众号运营人员,以及上市公司攀钢钒钛相关负责人,但是双方均未对此事发表置评。

  “乌龙利好”被证伪

  12月15日,攀钢集团官方公众号发布一篇名为《钒电池开发助力攀钢实现钒钛梦》的文章。文中提及,“近期,攀钢与普能集团(兼并了全球最大的钒电池公司——加拿大VRB公司)、万里通公司研发出了一种千瓦级的钒电池产品已经批量生产,还有一款兆瓦级的钒电池产品处于商业化示范阶段”。

  上述消息源来自于,攀枝花钒钛交易中心2015年6月30日在微信上发布一篇文章。公开资料显示,攀枝花钒钛交易中心是在攀枝花市委市政府主导和支持下,由天府商品交易所发起设立,联合攀钢集团、昆明钢铁、攀枝花丰源矿业和攀枝花市钛都化工等共同组建而成的钒钛产品专业交易平台。

  自12月17日以来,攀钢钒钛已连续4个交易日涨停。12月20日晚间,攀钢钒钛公告称,“经向攀钢集团询问,因攀钢集团官方微信的工作人员疏忽,在未经认真核实的情况下,引用转载了其他网络媒体发布的钒电池相关信息,这些信息与攀钢集团的实际情况存在差异。”公司还表示,“攀钢集团未进行钒电池的生产,但一直致力于钒电池所需的固体硫酸氧钒和钒电解液的开发与产业化。”

  虽然攀钢钒钛对“钒电池量产”一事予以澄清,但是机构和游资却疯狂追捧,12月21日攀钢钒钛再次涨停。龙虎榜数据显示,当天3家机构席位合计买入攀钢钒钛2.87亿元。

  上述人士指出,“目前钢铁股整体处于低位,部分公司股价已跌破净资产,这为钢铁股的反弹带来了空间。虽然攀钢钒钛对钒电池传闻予以澄清,但是公司作为国内最大的钒钛生产企业,相应也会增强资金的炒作预期。”

  “烫手山芋”难甩

  与二级市场股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攀钢钒钛业绩未见起色,另外澳大利亚铁矿石项目仍然难以转手。

  继2014年巨亏37.75亿元后,攀钢钒钛今年经营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公司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88.15亿元,同比下降30.49%;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亏损9.72亿元,同比下降1211.17%。

  从公司主营构成上看,矿石和铁精矿占收入比重最大,钒、钛产品次之。铁矿石今年继续低迷,年内跌幅已近5成,无疑对公司业绩形成拖累。

  攀钢钒钛亦尝试甩掉包袱,将澳大利亚铁矿石项目转让给关联方鞍钢矿业,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今年6月,攀钢钒钛公告称,拟将持有的鞍钢集团香港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鞍钢集团投资(澳大利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关联方鞍钢矿业,上述两家公司的主要资产是澳大利亚卡拉拉矿业公司。攀钢钒钛2014年年报显示,卡拉拉公司2014年亏损额高达45.65亿元,加上因铁矿石大跌所带来的资产减值,导致攀钢钒钛去年出现巨亏。

  面对卡拉拉这个“烫手的山芋”,鞍钢矿业也不愿接手。攀钢钒钛10月22日发布公告称,由于交易双方就拟出售资产的估值、定价等因素难以达成一致,经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出售资产事项的筹划。

  前述人士指出,“在转让卡拉拉股权失败后,攀钢钒钛今年扭亏的难度增加,而铁矿石的下跌则来自系统性风险,短时间内难以改善。”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