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 2016-09-29 我要投稿>
时装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时装常常被预言将要走向死亡。这是一个自上世界70年代以来就被提出的观点,且十分具有煽动性并持续拥有着新闻价值:我们被告知,时装,正在崩溃;时装,正在破裂;时装,需要改变;时装已经结束。并且,这一观点在最近几年持续发酵。

  传统的时装系统陨落的原因已经找到了,其实这个自高定时装出现就存在,那就是以季节转换为概念的时尚系统,在经历了一个半世纪后,不断衰落,从微不足道到现在已十分明显。高级成衣的出现已被论证受到了无用主义的影响,这其实无关时尚,只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分裂产物。

  最近,每年贡献品牌三分之二总销售额的早秋早春系列,其不可阻挡的大势看起来已经影响到一年两次传统时装秀。再来看一看快时尚品牌来势汹汹的时尚入侵影响,快时尚品牌Zara在2014年的营收额超过132亿英镑,H&M是135亿英镑,与此相对,奢侈品牌路易威登是67亿英镑。

  无论如何,从赚取财富的角度来看,当今时装业的确有一些不太对劲。让我们来盘点一下过去五年里因设计师离职,精神崩溃和自杀而暗淡的时装界。Lee Alexander McQueen2010年2月离世和2011年John Galliano离职Dior曾经都受到了极大关注,不过紧随着的是包括Louis Vuitton,Jil Sander,Rochas和Balenciaga等一系列的业内剧烈地震;今年Gucci,Lanvin,Donna Karan,Dior和Balenciaga创意总监的人选也发生了变化。

  时装统治者的更新换代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如今人员流动率的速度的确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此前,Dior的艺术总监Raf Simons和Lanvin的创意总监Alber Elbaz在十月的突然离职都被列为年度最大的时尚事件之一,更轻蔑地诉说着这个行业交替的速度。

  去年十月,Raf Simons谈到了Christian Dior对于庞大机械的强烈需求,以及他是如何雇佣两个创意团队分别负责品牌所要展示的一年六个系列中的三个系列,虽然还有一些产品不包含在内,以及穿梭于两个团队之间寻找一定数量的灵感。可以看出,似乎每一位设计师最终都无可避免地遇到创造倦态这样一道壁垒,即使多数媒体认为他们的离开都是出于个人原因或者是与公司之间产生分歧。商业机器与设计创意人才的矛盾不断显现,时尚产业还能持续健康发展吗,这确实是个大问号。

  Alber Elbaz完成了自己的Lanvin谢幕大秀,一星期后,他接受媒体采访拍了拍录音机无奈地说:“我们不听,我们记录。”他接着感叹当今的时尚节奏以及人们对数码科技的依赖。去年11月4日Alber Elbaz甚至表示:“我们会变成一个娱乐行业吗?”

  谴责一个行业致力于从以口味审美而非实际过季退化的改变是愚蠢的。然而在过去的十二个月里发生的解雇事件也可以凸显出时尚的本质。那就是快时尚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模式,而且影响了时尚行业各个层面的态度。

  因此,纽约时装周将要挑战的是一个带着“即买即穿”标签的全天候不间断更新展示的时装系统。Thakoon正在重组旗下的业务,去年12月已被时装大亨曹其峰家族收购;Rebecca Minkoff将会在通常展示秋冬系列的二月展示其2016的春夏系列,使她的顾客可以立刻购买。Burbeery和Moschino也为了使顾客可以立刻购买到T台展示的服装做出了改变。奢侈品零售商MonnierFreres负责人Jean Monnier表示Moschino75%的产品以及主要配件将会在发布后立即公开发售。

  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主席Diane von Furstenberg对于盛行的以季节为单位的设计安排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有些地方已经不对了。一切都需要重新启动。”Rebecca Minkoff是最近一位质疑时装秀价值的设计师,她认为,时装秀展示的作品在4到6个月之后才能到店,到那时消费者早已对该风格丧失兴趣,因为他们已经在明星和社交媒体上看了太多,他们不会再买这些商品。

  但是,面对着如此巨大的改变,服装提供的速度加快真的可以使它们变得更好或者更值得期待吗?此刻如此痴迷于速度的时尚产业是不是也是问题的一部分而非解决方法呢?提到路易威登的同时提到如H&M和拥有Zara,Pull&Bear,MassimoDutti,Bershka等一系列高街品牌的巨型零售商Inditex同样是相对而言一个全新的论题。

  的确,前者将要面对来自后者的挑战。一些零售商如今切割他们的系列来增加销售额,并避免更多的产品被高街品牌复制。Chanel的时装部门主席Bruno Pavlovsky说:“对于我们,这是一年六个系列。每两个月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新系列。”提到自己的客户,Dior的CEO SidneyToledano补充道,“他们一直期待着新的东西。”

  但是,自相矛盾地是,路易威登的CEO Michael Burke当在今年五月LV 2016度假系列的棕榈泉悬崖旁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除非你是一个时装精,时装品牌三个月或六个月就更新一次是非常累人的,让公司也难以适从。

  不用疑惑,可以肯定的是整个行业都在困惑,包括设计师们和关注着他们的时尚记者们。当品牌崇尚奢侈,把他们自身从时尚里剥离,试图创造永恒但又变幻莫测,满足所有消费者对新鲜事物的需求,所有一切的伟大催动剂便是:裂变。

  但是,时尚首先是一门生意,贸易与创新的耦合是至关重要的因素。眼下,这一平衡被打破了,这也是当今时尚业的根本问题。设计师们不再被当作人了,而是一个生产衣服,想法和报价的机器;而且这个机器必须很容易就能打开和关闭。

  Raf Simons将自己离职Dior的一个促进因素形容为无情的步伐,但其他人认为是缺乏整体的控制。他的职权范围仅限于女装,无需担心店铺设计,广告,和庞大的美妆生意。据报道,Alber Elbaz与Lanvin的老板王效兰发生冲突。他被解雇后发表了尖锐的个人声明,表示希望Lanvin“发现其所需要的企业愿景”。据AlberElbaz友人透露,早前,Alber Elbaz曾对管理层的决定越来越不满。

  不知道2015年是否会成为当代时尚史中的多灾之年,又或者仅仅是一个将要发生一系列事件的前兆。虽然如今的高级时装出了些差错,但在光鲜的表面下,泡沫已经存在了多时,而在最近十年里迟早要被打破。设计师们不再快乐,零售商们烦躁不安,他们无法对购买的衣服再充满信任了,国际市场动荡,品牌利润和亏损的波动也同样令人担忧。

  有什么补救措施?我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必再为饱和的市场生产更多的衣服了,加快时装更新的速度也未必是解决之道,虽然这可以算作打击“消费疲劳”的新奇概念。

  然而,设计师的疲劳呢?或者那些出现在商店里的衣服,屏幕里的图像,杂志,所有的一切所产生的时尚疲劳呢?又或者我们所有人,包括设计者,顾客,记者,可能都厌倦了一时被塞满那么多东西?或许就好比一个做工粗糙却一售而空的手袋,在这个该死的行业崩溃之前,此时我们都需要一点呼吸的空间。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