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2016-09-30 我要投稿>
铜矿减产难缓供应过剩压力

  2015年,国内外铜价连续第三个年度下跌,深受冲击的铜冶炼行业率先倡导减产。然而,中国铜冶炼行业减产不仅实施难度较大,且需求放缓步伐不止,35万吨的减产量预计难以有效缓解铜市供应过剩压力。

  国内精铜生产集中于江西、安徽、甘肃、云南、湖北、内蒙等资源分布地,但部分没有地质资源的地区也大量发展了冶炼产能,并在中国精铜产业结构中占据了较高的比重,如山东、浙江等地区。

  铜行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行业,资金实力、矿山资源、生产规模、技术装备、环境保护和生产管理经验均构成了主要进入障碍,相关部门也对铜冶炼行业实行准入和公告制度,因而行业进入壁垒较高,因此,国内铜行业以大型冶炼企业为主导的特点较为突出,行业集中度较高。

  据安泰科数据,截止到2015年底,中国粗炼产能和精炼铜总产能分达到600万吨和1041万吨。其中,中国铜冶炼排名前十的冶炼厂冶炼能力达到545万吨,占全部总产能的52%左右。

  展望2016年,预计中国粗炼产能和精炼产能将分别达到655万吨和1096万吨,由于投产到实际达产需要2-3年周期,预计实际有效新增产能为49万吨。因此,笔者预计10大骨干冶炼企业减产35万吨不足以抵消新增产能带来的产出增长的影响。

  从产量来看,由于2015年铜价持续下跌,很多铜冶炼企业并非满负荷生产,且检修企业增多,但精炼铜产量预计还将保持6%以上,达到820万吨左右。

  根据铜骨干企业倡议书中提出的“决定短期内先关停亏损产能;中长期内,为避免重蹈其他行业产能严重过剩造成全行业亏损的覆辙,将进一步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并决定未来几年不再扩大产能。同时,向国家相关部门建议停止审批新增铜冶炼产能,加大对骨干企业的支持力度,并引导社会资本采取参股、控股等资本手段对行业进行兼并重组,从而保持国内铜冶炼产能总量总体稳定”,笔者认为,2016年实际减产量还要根据铜价、现金成本和企业控制成本三个因素分析,一旦铜价反弹,或者成本得到进一步压缩,那么铜实际减产很难执行。

  从行业供求来看,铜产业链要突围,一方面要实现供求再平衡。当前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铜冶炼产能扩张可能趋于有序,但产能扩张放缓,供给增长减速,需要需求配合。如果需求还是继续减速,即使是铜冶炼产能扩张放缓,亦不足以扶持铜冶炼行业主营业务的回升。另一方面,产业需要升级,供给侧改革重点是提高有效供给,并非是单纯的关停。只有实现产能升级,实现产品多样化和高附加值,如增加高精密铜管、海水淡化铜管等紧缺性的产品,才能提高产品竞争力,实现产业从初级向中高级升级。

  从需求层面来看,2016年,由于经济结构调整,重工业化后期制造业增速会继续疲软,包括建筑业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去库存压力加大,铜需求还将继续减速。随着工业化步入尾声,进入服务业时代,中国单位GDP增速会加速回落。据测算,2014年中国单位GDP耗铜量降至132832.36吨/10万亿元的量,而在2003年中国开始现代工业化和城镇化起步阶段,当时中国单位GDP耗铜量高达225803.25吨/10万亿元的量。2015年中国单位GDP耗铜量还将进一步下滑,有很大概率逼近10万吨/10万亿元的级别。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