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报 2016-09-28 我要投稿>
我国有色金属原材料进口逆势增加

有色金属面对国际经济形势复杂多变、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局面,以及市场需求不振、产品价格低迷、金融市场动荡等不利因素的外界环境,2015年我国有色金属进出口额大幅增加。2015年我国有色金属进出口1.45亿吨,较2014年增加1273.24万吨,增加9.6%,增速较2014年逆势上升38.25个百分点。

  2015年我国有色金属进出口呈现如下特点

  进出口较2014年提升,月度增速趋稳

  2015年我国有色金属进口1.35亿吨,较2014年增加1161.13万吨,同比增加9.39%,增速较2014年逆势增加39.99个百分点。出口1019万吨,较2014年增长112万吨,增长12.37%;较2014年下降1.67个百分点。2016年1月我国有色金属进出口1098.5万吨,同比增加38.5%。其中,出口79.3万吨,同比下降5.49%;进口1019.21万吨,同比增加43.71%。

  从月度看,在进口方面除第一季度每月均低于1000万吨的进口量之外,其他月份每月的进口量徘徊在1200万吨。出口量相对有限,每月出口量均保持在80万吨左右,不足进口量的10%。从增速看,年初进出口较大的负相关,在第二季度达到增速趋同,而后缓慢分化。

  出口平均价格持稳,进口价格波动较大

  2015年以来,我国有色金属出口平均价格为19526.34元/吨,下降13.36%,从月度出口平均价格看,1月我国有色金属出口平均价格最高,达24999.24元/吨,8月跌至17706.64元/吨,为年度最低价格。2016年1月出口平均价格为17944.44元/吨,同比下降18.43%。进口平均价格增长显著,2015年进口平均价格增长达59.6%,其中,1月份进口平均价格达10783.4元/吨,增长223.68%,价格和增速达年度最高。2016年1月份进口平均价格为6779.8元/吨。同比下降37.12%。

  一般贸易占主导,进出口同增,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进出口均下降

  2015年,我国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有色金属1.18亿吨,同比增加11.7%,占同期我国有色金属进口总量的87.38%。同期,以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方式进口283.48万吨,同比下降18.26%,占比2.09%。

  2015年,我国以一般贸易方式出口有色金属567.29万吨,同比增加3.33%,占同期我国有色金属进口总量的55.68%。同期,以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方式进口33.46万吨,同比下降37.08%,占比3.28%。

  有色金属矿砂类商品进口大幅增加

  2015年,有色金属矿砂类商品进口出现大幅增加。2015年,我国进口铝矿砂及其精矿5569.2万吨,同比增加54.01%,在我国全部有色金属进口中占比51.76%,进口铜矿砂及其精矿1328.9万吨,同比增加12.54%,在我国全部有色金属进口中占比12.35%。出口方面,未锻轧铝及铝材出口476.08万吨,同比增加9.81%,在我国全部有色金属出口中占比43.32%。

  进口来源地高度集中,出口市场相对分散

  我国有色金属进口主要集中在菲律宾、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2015年,我国自菲律宾进口有色金属3469.93万吨,减少5.78%,占同期我国有色金属进口总量的25.67%,自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分别进口2736.13万吨和2452.19万吨,占比分别为20.24%和18.14。其中自马来西亚进口同比增加529.76%。前三大进口市场占比合计为64.06%。出口排名前三的市场分别为中国香港、美国和越南,三者出口合计占比为39.54%。

  民营企业及其它企业为进出口企业主体

  2015年,我国民营企业及其它企业进口有色金属6115万吨,增加9.36%,占我国进口有色金属总量的45.25%;出口657.02万吨,增加14.9%,占我国有色金属出口总量的64.49%。外商投资企业次之,进口3785.3万吨,增加13.7%,占比28%;出口232.9万吨,增加4.95%,占比22.86%。

  我国有色金属的2015进口比2014增加1161.11万吨。其中,铝矿砂及其精矿对进口增加的贡献率为168%,其次为金银,两者贡献率达23.82%,再次为铜锌,两者贡献率为19.7%。

  我国有色金属的进出口出现逆势增加的原因

  铝半成制品的出口增加导致对铝矿砂的大量需求

  2015年中国进口铝矿砂主要来自马来西亚(42.86%)、澳大利亚(35.15%)。印尼的限出政策导致国内铝企将矿源的替代补给来源转向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印度。2014年原矿出口禁令在印尼正是生效,而中国铝企为了增加铝半成制品的出口仍需大量的铝矿砂,为满足中国的需求,马来西亚铝土矿开发迅速增加。2015年中国自马来西亚进口的铝矿砂及其精矿同比增长638.38%。

  但由于铝土矿出口的繁荣和缺乏严格的环境监管导致马来西亚的环境受到极大迫害。2016年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和省级政府可能会出台限制铝土矿出口的相关政策来保护国内环境。

  汇率走低是造成有色金属进出口贸易增加的另一原因

  我国有色金属进出口在2015年逆势增长,并非实际需求所致。在2015年央行通过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持续引导致汇率下调,2015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累计下调3746点,降幅高达约6.12%。人民币史无前例的大幅度贬值,引发市场恐慌,导致避险资金涌入有色金属品种,特别是贵金属金银。

  同时,在预期人民币汇率走低的情况下,有色金属贸易商补充库存,国内市场参与者通过“套利窗口”,即对比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上海期交所金属的价差,在上海期交所建立多头仓位,多种因素导致对有色金属的进口大幅增加。2016年2月上期所指定交割仓库铜库存达27.69万吨,超过同期LME库存量20.85万吨。

  人民币汇率走低令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对中国来说变得更加昂贵,有色金属(铜、镍、铝、锌等)的进口复苏与人民币汇率走低有直接的关系,贸易商和投资者均试图在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前储备大量的有色金属。

  我国有色金属进出口仍面临的问题

  基本工业金属进入转型再平衡阶段,供给侧改革加速产能出清

  从基本金属下游需求来看,转型期投资增速重心下移,经济正经历新平台筑底期,需求待企稳。四季度大宗商品供需进一步走弱,经济下行风险尤在,中国需求忧虑难消。同时“供给侧”改革及行业自发供给收缩有望加速传统产能出清。

  据悉,14家骨干电解铝企业承诺,不再重启已关停产能,且还将进一步增加弹性生产规模,还承诺已建成产能至少在1年内暂不投运。

  2015年下半年电解铝产能减产面进一步扩大,全年净新增产能在100万~150万吨,显著低于2013~2014年400万~430吨的新增产能量。据初步统计,2015年电解铝减产规模达到491万吨/年左右。2016年行业仍将通过自发供给收缩来加速传统产能出清。

  技术创新短板成制约有色金属行业发展的瓶颈

  1技术储备、工艺控制水平落后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有色金属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增长11.7%,比全国工业企业的工业增加值高5.6个百分点。同时,十种有色金属产量5090万吨,同比增长5.8%,增速下降1.4个百分点。

  其中,精炼铜、电解铝、铅、锌产量分别为796万吨、3141万吨、386万吨、615万吨,分别同比增长4.8%、8.4%、-5.3%、4.9%。有色金属企业生产情况总体平稳正常,但是行业投资及利润均出现下滑。在投资方面,有色金属工业(含独立黄金企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7617亿元,同比下降3.2%,近几年首次出现下降。行业利润下滑明显,铜、铝、铅、锌现货年均价分别同比下降16.8%、10.2%、5.5%、4.1%,规模以上有色金属工业企业实现利润1799亿元,同比下降13.2%,近21%的企业亏损。

  国内有色金属企业存在部分技术创新短板是造成该行业被动发展的局面的重要原因,面临着成本刚性上升和金属价格下跌的双重挤压。

  2关键材料未实现国产化

  随着我国核电2015年在巴基斯坦、阿根廷、罗马尼亚、南非等新项目的开拓,海外拓展迎来重要拐点。虽然我国核电国产化率稳步提升,但是作为其“心脏”的核电堆芯关键材料尚未实现国产化,成为制约我国核电“走出去战略”重要因素。

  我国有色金属应用行业的技术储备欠缺,行业工艺控制水平的落后,核电堆芯关键材料靠进口的局面难以在短期内有较大改观,将是未来制约我国有色金属行业进行精细化发展的瓶颈。

  我国有色金属发展面临的机遇

  小金属新材料掌舵新发展方向

  2015年有色金属各子板块分化明显,以“锂”为代表的小金属和新材料相关板块涨幅显著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作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基础环节,新应用领域的快速拓展和生产成本的降低使得小金属新材料应用日趋基础化普及化,成长空间进一步被打开。

  作为锂应用最广泛的新能源汽车在2015国内产销持续超预期,预计全年产量或达到35万辆。2015年新能源汽车一路狂飚,但是在2016年1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销急速跳水,较去年12月份大降84%,但长期看,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趋势不容置疑,新能源汽车锂电需求占比显著提升,行业需求格局将进一步向好。

  “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利好有色金属行业发展

  我国在有色金属矿业、冶炼和部分加工领域的装备和技术基础较强,具有很高的性价比,是国际市场的抢手货,发达国家也愿意借助中国的装备和低成本优势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借此通过积极响应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有色金属产业最有条件成为稳增长、调结构的一支生力军,继续促进我国重大装备和优势产能‘走出去’。

  此外,行业中转型早、转型快的企业可依靠过硬的技术与产品,可与其他企业形成共赢合作模式,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装备和技术组团输出。2016年“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对有色金属产生积极作用。

  出口政策利好稀土贸易

  出口配额正式取消,刺激海外需求恢复。商务部和海关总署公布2015年出口许可证管理货物目录,明确稀土出口执行出口许可证管理,出口配额正式取消。

  从配额制度实施以来,出口量处于受压制状态,从历史最高的5万多吨下滑到1万~2万吨。由于国外稀土库存整体处于低库存状态,配额放开有助提升出口增速,预计2016年稀土价格有望进入上行通道。

  我国有色金属工业总体处于国际产业链分工的中低端环节,产业转型的任务迫在眉睫,因此需明确有色金属产业进一步发展的方向,依靠技术创新,加快技术改造,发展深加工,鼓励企业加快技术改造步伐,加大对开发航空用铝材、海洋用钛材、核电用锆材、新一代信息技术功能材料等高端产品的支持力度,实现产业向中高端转型升级的跨越。

  随着“十三五”规划,“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等国家战略以及《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以及一系列稳增长措施的出台,将为有色金属工业拓展新的发展空间,增加新的发展动力,但在全球经济的弱势增长的格局下,有色金属产品市场需求难以出现大幅度增长。(作者单位:中海通研究院)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