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多多 2012-02-08 我要投稿>
  近日,一则关于“中国礼品消费年需求近8千亿部分送礼涉洗钱”的话题在网上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着实让“礼品”狠狠火了一把。不可否认,从年前到年后,“礼品”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不少人是年前愁送礼——不知道送什么,送多少;年后愁处理——收礼收到手软,无法消受,而这一路发展下去,又带火了“礼品回收”这一行业……
  
  一方面,对礼品市场年需到底有多大争论不休
  
  中国人每年花在礼品上的钱有多少?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因为这是一个跨越多行业、错综复杂而又相对隐蔽的市场。
  
  中国礼品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小鹏称,应用*****、商务部、行业数据,对礼品行业进行了个体与团体分类统计测算,得出的数据是,个体的年礼品需求在5055亿元,团体的年礼品需求在2629亿元,相加得出目前国内礼品市场的年需求总额在7684亿元左右。
  
  而**视频新闻***评论员孔庆东则表示,中国礼品消费年需求近8千亿,这个数字大吗?孔和尚教过你,8千亿除以13亿,一个人几百块钱,中国人一年送礼十来回,还不包括团体送礼,所以这个数字**不准确,实际上的数字比这个高,所以我们大多数人看到这个数字,我不知道大家拿什么标准比多和少,为什么不能拿小学的数学看一看。
  
  但也有另外的声音表示,用8千亿除以13亿这个算法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这是一个过于理想,没有考虑实际情况的算法。中国13亿人口是没错,但大小老少,肯定有很多不用送礼,比如**,也有很多只是受礼者,不需要回礼,比如一些老人……因此,如果非要用8千亿来除,也不该是除以13亿。
  
  所以,中国礼品市场年需到底有多大,目前谁也无法给出完全准确的数据。
  
  一方面,众人对“礼品”态度褒贬不一
  
  可以说“礼品”这个词在龙年是开门红,当然,人们对它的态度是褒贬不一,各方声音,见仁见智。
  
  有人想到礼品、一看到送礼行为就想到****,“礼品”简直就是****的代名词。他们眼中,国人送礼本质早已发生改变,中国几千年来“礼尚往来”的精神,变成了遮盖****的华丽外衣。
  
  历史悠久的“雅贿”,令艺术品市场不自觉地沾染了“洗钱”的污点;茅台、拉菲,早已超越了其本质属性,而是变成了**象征意义的“超级礼品酒”;五位、六位、甚至七位数的**品,在送礼清单上也是常客……
  
  “礼轻情意重”的说法,似乎不太被人接受了。恰恰相反,如你走亲访友,礼送轻了,人家认为你看不起他;送重了,自己又承担不了。你会很纠结,但你还是要选择送礼,想找人办事,礼轻一点的,左手一条烟,右手一瓶酒。必要或者特殊一点的,口袋里再装一张备用卡。
  
  网络上铺天盖地是关于“礼品回收”的,更是养活了不少人。“1000元的卡,转手能赚50元,有时一天能收好几万的卡”从礼品供应商到礼品分销商,再到送礼人、收礼人,只有收礼人对送礼人进行了价值回馈,整个礼品链条才能形成完整的闭环。但其中黑暗面,却是非你我能窥见的。
  
  当然,也有站出来为礼品正名的
  
  孔庆东则表示,送礼是正常行为,特别是现在,随着物质生活的发展,人民消费水平越来越高,送礼所占的资金,肯定越来越高,这肯定也是正常的。比如说小时候,我送你一支圆珠笔,你就挺高兴,永远记着,我送你一支圆珠笔。现在人的标准在增高,普通人之间的人情往来,这是完全是正常的,无可厚非,不应该指责,送礼是一种文明。但是就是因为是一种文明,是合理合法合情的,不合法合情混在里面,我们怎么驱除这些负面东西,这很难。从中**到平民百姓,我们都觉得这个事很头疼。
  
  钱虽不是**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礼品不是**的,但要在这个社会上好好生存,送礼也是难免的,这是出于道德的约束,或者叫“道德投资”。不送礼,法律不会制裁你,但某些时候,不送礼,道德却会谴责你。就像春节拜年、亲朋好友生日,除非大家预先说话不互赠礼物,否则如果拜年时空手去探望亲友或空手赴亲友的生日宴会,亲朋好友们就会对你这种行为觉得反感,甚至影响到双方的感情。
  
  所以,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在李河曾表示,我们不必去批评送礼的人,他说:“普通人,即便是真的彻底地超脱出来,完全拒绝送礼,就没有压力了吗?生活在这个环境之中,很多人其实是被绑架的,比如说随份子,这些年水涨船高,人家随500,你能随50吗?”
  
  让八千亿买到一个真正的“礼”
  
  翻阅《辞源》,“礼”有六义,我们按图索骥,对应“送礼”之礼,当为“礼品”一义。先秦典籍《礼·表记》云:“无辞不相接也,无礼不相见也。”可见,送礼之风,早在二千多年前就有了。窃以为,只要商品经济存在,只要商品存在,社会就有吃穿多寡之分,商品就有珍平之别。这样就必然会有送礼之风。送礼现象,以前存在,今天存在,以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还会存在。
  
  从送礼者而论,可分几类,一是表示敬意的,如子女对父母,送保健品、旅游券,或者订报卡等;二是表示慰问的,如携礼品或探访病友,或扶贫助困;三是亲友之间,互通有无,聊表心意,所谓“礼尚往来”者也。当然也有一种送礼者是别有用心的,他们是为了个人的名利或者小团体的利益,向领导或被求方请客送礼,甚至奉赠重金,实质上这是施放糖弹,投放诱饵。有一首仿《红高粱》的民谣,这样勾画这类人的用心:“花高价,买名酒,名酒送礼赶火候;喝了咱的酒,不想点头也点头;喝了咱的酒,不愿举手也举手;一四七、三六九;九九归一跟我走。好酒好酒!”
  
  因此,我们对送礼,并不一概反对。我们并不是铁石心肠,也不是六亲不认。鲁迅就说过“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一般亲友之间的礼尚往来,未必不可。但是位居庙堂之上,身为领导干部、人民公仆,手握人财物大权,就应当向**家老前辈学习,牢记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应是我们人民公仆的本色,也是广大党员和领导干部的优良传统。否则就难免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理短,陷入泥潭,不可自拔。
  
  当一个社会,连送礼都成了一个不能承受的负担,过节变成了“过劫”,这就非常麻烦了。我们应该想想办法,让这个社会能够轻松一点儿,让生活在其中的人能够舒服一点儿。所以人们要改变自己的心态,少点攀比之心,少点欲望,减弱一点人的依附性,减少一点对竞争的崇拜,才能让礼有更多的人情味儿,才能让中国的八千亿,买到一个真正的“礼”。
上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制造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制造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非本网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中国制造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国制造网使用的部分作品报酬未及时支付,相关权利人可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